当前位置: 首页 >对不起忘了你我爱你_八殊著_对不起忘了你我爱你阅读页_听竹书院

对不起忘了你我爱你_八殊著_对不起忘了你我爱你阅读页_听竹书院


第2章 临界

对不起忘了你我爱你 八殊 2021 2019-10-15 13:02:18

  曾念念只觉得头快要炸开的感觉,甚至有个冲动想把电话扔出去,但她还是努力控制住了,这里是办公室,她要忍,哪怕忍得很辛苦。

  将手机声音已经调到最低,但还是觉得很刺耳,将文件、座椅靠垫也叠放在手机上,好像安静了一些。

  直到,电话没有再发出声音来,赵妮娜应该是挂断了,曾念念稍稍放松了一下,她知道今天这个事情需要有个解决的,那个方法,她也已经很熟悉了,就是钱。

  小助理在外面观察了有一阵,念念姐似乎有些不妥,但她也才当这个助理没多久,一直犹豫着自己敲门是否适合,最后,还是去冲了杯咖啡,然后敲门了。

  “念念姐,刚刚冲了咖啡,你要来一杯吗?“

  有点儿紧张地看着一脸阴郁的曾念念,能不能逃跑?念念姐的脸色好可怕。

  “香香,谢谢你!”

  接过咖啡,温度还好,不太热,曾念念喝了一小口,微暖入胃,感觉好了一些,脸色也跟着好了一些。

  松了口气,小助理转身想要出去。

  “对了,香香,你帮我查一下接下来我还有些什么行程安排?“

  只是查个行程安排,还好还好,小助理应了一声便快步走了出去。

  看着那有点儿落荒而逃的背影,曾念念嘴角不由得泛起苦笑,看来,自己最近这状态是太不对劲了,连同事都似乎能够感受到。

  所以,季月的建议,自己是真的应该停停了。

  助理很快将她今天接下来的安排说了一下,曾念念发现,应该可以推一推,都是不太紧急的。

  “香香,帮我把这些安排都推到下周,有急事的话,给我打电话,我先出去一下。“

  半个小时后,曾念念出现在一个花店门口。

  熟练地推门进去,找到靠窗的位置坐好,看着花店内忙碌的那个身影。

  而那个忙碌的身影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店里面多了一个人。

  “唉哟我的姑奶奶,你也不吱一声?吓到我,给精神损失费不?“

  爽朗的声音,然后是一个身着花店标志服装的季月出现在了她面前。

  “我都翘班来你这里报到了,这么乖的,你还好意思跟我要精神损失费?不过,你还是找时间让你家郑斌给你装一个感应器吧!万一有坏人呢?“

  上一次跟季月的约会,季月已经觉察到曾念念的不对劲,建议她休息一下,要不去看一下医生,那时,曾念念并不觉得,她觉得自己只是最近太忙,有些累而已,她没病。

  后来季月又问了她做社工的朋友,将曾念念的情况说了一下,那位社工初步地评估,曾念念应该是有些抑郁的倾向。但因为没有见到她本人,建议她还是去看一下医生确诊一下。

  季月一听,她有看过一些报道,虽然说人人都可能都会有抑郁的情绪,但如果真的确诊为抑郁症的话,那么就麻烦很多了。

  算算时间,曾念念这些表现,好像持续快一个月了吧?这样看,很有可能会从单纯的抑郁情绪转到抑郁症。

  事不宜迟,季月马上就联系曾念念,想拉着她赶紧去看看医生。

  曾念念还是觉得再说吧!而当时她要赶个策划案,就匆匆收了线。

  放下电话后,心情却开始突然地低落。

  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问题了?

  又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曾念念知道自己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再加上赵妮娜的电话,让她产生的那些情绪和感觉,整个人更累了,她想到了季月曾经说过的,所以最终还是决定去找季月,看看医生。

  季月那个社工朋友好像有说过,如果只是有抑郁倾向,也就是单纯的抑郁情绪的话,就相对容易处理一些。

  有求助的意愿,就是个好现象,季月记得很牢固,她朋友提醒她,千万要避免让曾念念感觉去看医生有压力,不是说她可能有病,而是她很累,去看一下医生,或许医生能够帮助她。

  所以曾念念能来找她,她是求之不得呢!

  匆忙跟花店请的小妹打了招呼,她要出去一下,然后就跑去准备换掉工作服了。

  在等着季月的时间,曾念念这才有空儿将上次季月发给她的一些关于抑郁症的相关信息看了一些。

  看着看着,曾念念竟然发现,其中的几个症状,自己还真的能对得上啊!

  再看到抑郁症发展的阶段,自己真的很可能是接近初期的症状表现,如果不是季月,按照发展的阶段,很可能会越来越严重了,那个时候,就更加麻烦。

  一些抑郁症相关的信息,好像真的不是危言耸听,自己现在这只是疑似或者初期,就已经感觉很累了,如果再严重一些,不可想象。

  虽然值得牵挂的人事物很少,但她也没想过要放弃生命,如果真的到了严重的后期,会怎样想,似乎都不在她的控制了。

  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肩膀也跟着抖了抖。

  季月换好衣服拿了包出来,看到了就是这般模样的曾念念,在发抖。

  发抖?这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强人曾念念吗?是不是她眼花了?

  她想问问,但是想到那个社工朋友的提醒,不能随便开玩笑,可能会被当真。

  “季小月,我觉得我应该是生病了。”

  曾念念很严肃地将自己看了资料后的感受跟季月说了一下。

  季月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样去反应,只是用力抱了抱曾念念,然后想想,说了句:“如果觉得有病,咱们就治!我陪你!”

  就算没有了奶奶,她还有季月,真好!

  两个人去看了医生,曾念念有了之前一些资料的预备,她对自己的情况有了心理准备,在跟医生谈的时候,反而效果好很多,甚至于医生非常确定的说,她只是因为工作太累,超负荷,加上她个人对工作要求过高,而导致出现了一些抑郁的倾向,并没有达到抑郁症的程度。

  但也是临界的程度,如果不快一些调整,那么到抑郁症,也就只差那么临门一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Copyright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听竹书院